Blog

茄子成视频人懂你更多app下载

顾安西啊啊了几声,小脸红了一下:“没什么啊,就香蘍而已,挺精致的。”

薄小叔微笑:“是吗,看来那是你精心准备的了?”

顾安西的脸更红了,默默地吃早餐,一边就看着薄熙尘。

薄小叔心中哪里有不知道的,只微微一笑。

吃完了早餐,他出门办事了,人一走顾安西一蹦老高的,“终于走了。”

薄夫人笑骂:“瞧瞧你出息的样子,之前又想他回来,现在人回来了你倒是怕得要死,你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都哪去了?”

顾安西垂着小脑袋,偷偷说:“小叔越来越严厉了。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他好像挺适应当一个父亲的角色的,所以就感觉不一样了啊,她偷偷地想着。

薄年尧和薄夫人对视一眼,微微地笑,随后就叹息。

安西倒底还是个孩子,年纪还小,总不如熙尘稳重,身份转换得快。

这天正好是陈明和宋佳人的好日子,顾安西作为周云琛大半个妹子还是要一早就去的,她过去周云琛的宅子,周家忙得热火朝天的。

沈从文见着她过来,把她拉到宋佳人的房间,含笑着说:“你心心念念的人来了,这会儿可以说几句知心话了。”

甜蜜蜜少女笑颜可人

顾安西一副挺受宠若惊的模样:“怎么我成了她心心念念的人了。”

宋佳人也是死不承认的,轻轻地哼了一声:“对啊,她才不是我心心念念的人。”

她这么一说,顾安西就托着下巴,存心气她:“我知道是陈明么!”

宋佳人冲着她吡牙咧嘴的,顾安西连忙说:“别忘了你今天结婚,再有化了妆弄出这表情来还怪吓人的。”

宋佳人翻了个白眼。

到底是沈从文知道这个小姑子的心思,含笑着说:“我先出去,听声音陈明的车队应该是来了。”

顾安西看着这情形,知道是这位大小姐在新婚这天有些想不开了,她正好过来当了这个心理辅导师。她靠在沙发上,挺直接地问:“今天结婚,不会是想着我家薄二叔吧?姐姐,陈明哪里不好了,高大威猛,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你呢,每一次我看着他上次的相亲对像就觉得她在掉哈啦子。”

宋佳人瞪着她:“哪有你说得这样夸张。”

“不夸张的。”顾安西笑眯眯的:“咱陈明的好,你应该最清楚不是?”

宋佳人向来也是挺假正经的,哪里听得来这个,于是伸手就要和顾安西掐,顾安西让开了,还好心地按着她的肩:“婚纱都穿得好好的了,何必弄乱。”

她又说了一句:“心已经够乱的了,衣服再乱,怎么好嫁人?”

一席话,把宋佳人说得有些难过起来,她看了顾安西一眼,而后很轻地说:“

你知道我的心思,是不是?”

顾安西轻轻地笑了笑:“还是二叔,对吧?”

她的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宋佳人精致的脸蛋,轻声说:“你心里应该是喜欢陈明的,只是二叔……二叔确实是个挺吸引女人的男人,但他不在了,怀念不在的人不是错,你不需要有负罪感。”

她说完,宋佳人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哑着声音: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顾安西睨着她:“除非你失忆不然你就一下会记得二叔,这不是正常的吗?”

宋佳人松了口气,近来她确实是有心思,觉得自己和陈明在一起马上要结婚了,可是她偶尔会在夜里想起那一段往事,会想到自己在暗黑里和薄情相处的日子,她自小就在暗黑长大,她不知道正常人会不会这样回忆起过去的事情,她闹不清自己……是不是爱薄情更多,而这些她无法去问别人,哪怕是哥哥嫂嫂也是问不出口。

只有顾安西,这个小不要脸的,她才能别别扭扭地问出来。

果然,顾安西是真的没有让她失望啊……宋佳人咬牙切齿地想。

顾安西还挺得意,宋佳人就又开始问她:“那你和我说说,你心里还装着秦思远吗?”

顾安西一下子就炸毛了:“宋佳人那是我妹夫。”

‘那也改变不了你喜欢过别人。’宋佳人尖酸刻薄:“他们结婚时,你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?”

顾安西真想把她的嘴巴给缝上不可,仔细地又想了想还是忍了忍:“你这性格也只有陈明才受得了。”

她在心中暗暗地想:陈明八成也是见色起义。

宋佳人毒舌过了,心里舒服了许多,再看顾安西就顺眼多了。

顾安西不理她,她推推顾安西:“好了好了,都当妈妈的人了,还和我这样计较。”

顾安西轻哼一声,然后才故作矜持地把自己的礼物送上来。

宋佳人挺意外的:“你还准备了礼物啊?”

顾安西轻哼一声,挺高傲的。

宋佳人想打开,顾安西轻咳一声:“小心打碎了。”

宋佳人看她一眼,小心地拆开,只见里面是个很精致的玻璃樽,造型十分特别,还配套了两瓶精油。

她直直地看了好半天才轻声说:“这个会不会太浪费了点儿?这是名家让的作品吧?”

一件都是上百万,顾安西拿这个来点精油是不是太奢侈了?

顾安西笑眯眯的:“不浪费不浪费,你们喜欢就不会浪费的。”

宋佳人看看她,心中满足了,也不找顾安西的麻烦了……就这时,陈明带着一帮子兄弟过来了,大喜的日子,他一身手工西装衬得英气逼人。

而因为周云琛的关系,办公厅那里大大小小都过来了,周宅特别地扫热闹。

在这样的热闹里,顾安西退开了一步,正好和沈从文站到了一起。

沈从文比她略高一些,一手就轻轻地揽住她的肩膀,小声说:“谢谢你了安西。”

顾安西心里杵得慌了,她在想要不想啊,要么就好人做到底,那事儿不干了?

但是才想动作,就见着陈明大掌一扫,把那件珍品连同宋佳人一起抱了下楼……

结婚去喽!

顾安西巴巴地看着。

沈从文见她神情有异,不由得关心一句:“怎么了安西?”

顾安西干笑一下:“——没,没什么!”

能有什么呢,怎么敢有什么,陈明都把东西弄走了,看他的样子就是很满意,而且平时粗惯了这会儿大概有心思玩一下浪漫。

同情宋佳人!

同情!

对不起,过了今天你大概没有心思去怀念二叔了……这么一想,顾安西觉得自己好像也不会那么地内疚了,挺好的。

她心大,很快就把心放下了,拉着沈从文去凑热闹。

陈明和宋佳人的家人都不多,大多是周云琛和陈明公事上的朋友,而宋佳人虽然贵为影后但并不喜欢和同行来往,所以这一场婚礼是谢绝媒体的。

陈明觉得整挺好,他家夫人很是体贴。

不过,晚上婚宴时,被顾安西使了坏,灌了不少酒,就是周云琛也看不下去了,这个小崽子自己闹也就算了,还带着从文胡闹,是吃准了宋佳人不会和沈从文闹翻才故意拉着从文的,从文……其实心里也是清楚的,但今天是真的……可能是压抑坏了吧,玩闹得有些疯。

就在气氛特别热闹时,一行人回了陈明的住处又是一阵闹,就在气氛特别好时,十分欣赏顾安西的陈母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顾安西送的礼物,把精油装上,点着了放在床头,搓搓手:“这东西看着就金贵。”

顾安西直勾勾地看着,有些傻眼。

陈明和宋佳人的喜房里,最少十五个人。

陈母看着顾安西喜滋滋的样子,不禁也喜滋滋的:“味道真好闻,到底安西送的不一样。”

顾安西看着她还凑近闻了闻,心中叫苦——

这怎么行?

这会儿,精明如老狗的王景川看在眼里,轻咳一声,“不早了,闹也闹得差不多了,要不,咱们散了,把时间留给小俩口嘛。”

他又看着陈母,语重心长:“不早了您也休息吧!”

陈母丝毫不怀疑有什么,笑眯眯的:“行,咱们就不打扰了。”

她又睨一眼儿子:“对朵朵好一些,要是她有什么抱怨的,我头一个不放过你。”

陈明心中一动,还是挺感动的,因为他母亲叫了宋佳人的小名,说明是真的要把她当成女儿来疼爱的,于是点头:“老婆当然是要疼的。”

陈母满意极了,带着众人离开,还要给大家弄些夜宵什么的。

王竞尧一直在楼下和周云琛说话,他们的身份不便和这些孩子一样胡闹,正说到重要的事情却见着他们下楼,王竞尧便笑笑:“不是说要多玩一会儿,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?”

周云琛便把目光落在顾安西的脸上,“该不会是安西你又使了什么坏吧?”

顾安西差点儿一蹦好高,嚷着:“我哪有,你不要冤枉我。”

这会儿,薄熙尘起身把她拎着,对着王竞尧等人说:“时间不早了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我和安西就先回去了。”

王竞尧有些失落,哼了一声:“真是的,谁还没有一个孩子。”

他看看周云琛:“咱们没有吗没有吗?”

周云琛含笑:“他们有两个。”

两个了不起啊!

王竞尧摸摸鼻子,不愿意承认,好吧就是了不起,这些人都不知道老先生老太太有多羡慕呢,说什么还是熙尘有用,他这个儿子只能干干事儿,关键为老王家出力的事情就断片了!

他怎么就断片了?明明也是生了个儿子的人?

当晚,他就把林桦欺负哭了,气氛好好时,他调笑:“我断片了吗?”

气得林桦好些天不理他了!唉,这事儿还得那小王八崽子来调停,所以刚才明明她心虚熙尘护短带她走,他也没有拦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