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樱桃阵app下载

“呜呜呜,丹妮姑姑,您快回来吧”珊莎眼眶红肿似桃,小脸素白如纸,哽咽哀求。

“怎么回事,怎么突然就没了”

丹妮姑姑也是大惊失色,一觉醒来,魔镜上显出几十条“未接来电显示”,还不等她查看信息,又有信号传来,然后就听侄媳妇哀嚎一声:伊耿没了

那货最近不是开挂了吗

维斯特洛七国,多恩、谷地、北境、河间、风暴地,几乎都成了他的基本盘。

就连河湾,因为手持老玫瑰遗留的誓言书,伊耿也在理论上获得河湾地的效忠。

维斯特洛总共才七国,就被他旋风般搞定六国,那架势,比当年的初代目伊耿都更伊耿。

她满心以为大侄子能在她搞定盟军前一统天下呢

然后,他没了

这太突然了吧

“我们中计了,史坦尼斯那个阴险狡诈的家伙设陷阱陷害伊耿。”珊莎的梨花带雨的俏脸扭曲出七分怨毒。

“你们真去找史坦尼斯麻烦了有病啊,放着君临不打,跑北境与史坦尼斯火并”丹妮不可思议道。

湿身的一夏

丹妮姑姑知道侄儿要兵发北境,但那只是两千人的偏师,目的仅一个:帮史塔克拿下临冬城。

伊耿的重心应该在君临才对。

看看他此时的两支主力部队:北面的谷地两万大军,已兵出血门,穿过三叉戟河,进入王领,甚至先头部队都靠近君临城下;南边的黄金团、风暴地、多恩两万五千联军,也早在大半个月前北上君临,跨越御林,此时已然在黑水河畔扎营,与君临城隔河向望。

君临大战,一触即发,伊耿以45万人的绝对兵力优势南北围困君临。

而君临仅剩一万狮家军,一万人心涣散的河湾军。

如果此时丹妮姑姑收到大侄儿登上铁王座的报喜信,也不会有半点吃惊。

偏偏在这种紧要时刻,那货竟去了北境,去找二鹿麻烦

还把人弄没了

“丹妮姑姑,史坦尼斯有铁金库支持啊不能养虎为患,就该趁布拉佛斯的数万佣兵还未到来,早点将他铲除。”

侄媳妇絮絮叨叨,把他们谋划二鹿的过程部讲了一遍。

布蕾妮求见二鹿时,是带着杀心的,如果确定二鹿真谋害了蓝礼,如果有机会,布蕾妮真会直接冲上去劈了他。

她不怕死

奈何二鹿虽一直狡辩,可他的语气、神情,竟无一丝破绽当然没破绽,人家真心以为自己与蓝礼之死没半毛钱的关系。

布蕾妮有些不确定,而二鹿身边有五名骑士,他本人也武技不弱,故而她才转寻梅姨。

女骑士真心想为蓝礼复仇,这是她的誓言。二鹿才是主谋,梅姨仅是一柄刀。如果要以命换命,当然要换二鹿的命。

从梅姨口中得知真相后,布蕾妮毫不犹豫执行了提利昂的密令。

嗯,这一切都是提利昂在幕后操控。

那货善于剖析人心,更精通于利用人性。

布蕾妮的性格完被他摸透,她的人也如木偶被他操控。

就像他看透琼恩的为人,提前说服他为伐木累背叛二鹿布蕾妮刺杀史坦尼斯或梅姨的基础,就是琼恩站在伊耿这边。

“欲诛二鹿,先除红袍。”丹妮姑姑赞同地点头,“这个想法没问题,侏儒的计谋更天衣无缝。

失败了,也只是布蕾妮与二鹿的私人恩怨。”

提利昂当然考虑过失败的可能,事实上,他认为失败的可能有八成。

失败后,他会劝伊耿暂时放弃诛杀二鹿,把精力转移到君临大战。

侏儒起初不想让伊耿插手北境之事,更不同意与二鹿为敌他不认为二鹿会成为威胁。

奈何珊莎连宝宝都祭了出来,伊耿立志要当好丈夫,好爸爸,当然要去救援临冬城。

等拿下临冬城,如果不顺手干掉二鹿,伊耿与珊莎那两口子都没法念头通达。

侏儒无奈,只能按照国王的目标,设计出最稳妥的方案。

说实话,如果布蕾妮刺杀失败,侏儒反而会松一口气,然后立即攻打君临,拿下婊子姐姐,拯救一直疯狂作死的兰尼斯特。

偏布蕾妮成功了

果然如琼恩所言,再强大的巫师,只要被骑士靠近,都有被杀的可能,而瓦钢剑更是破邪诛神的利器。

那一刻,侏儒又欣喜若狂。

他反对伊耿两口子搞二鹿,只因风险与收获不成比例;若真能搞定二鹿,省去未来数万佣兵之祸,他更开心。

奈何

“计划很好啊,出了什么意外“丹妮姑姑好奇道。

除了可能搭进去一套珍贵的瓦钢铠,侏儒的计划的确很完美。

至少很稳,没太大的风险。

伊耿王稳坐泰山,静看风云变幻;小恶魔轻捻棋子,以七国为棋盘。

“布蕾妮杀了梅丽珊卓,我们与史坦尼斯正式宣战,但在伊耿与提利昂骑龙投掷野火弹时,梅丽珊卓突然出现,只一招,就烧伤贝勒里恩的眼睛,烧穿它的翅膀。

伊耿与贝勒里恩从半空坠落,呜呜呜”

“莫哭,先把“

先把故事讲完,姑姑正听得起劲呢

“唉,我之前让你们莫去招惹梅丽珊卓,偏偏不听。”丹妮姑姑也使劲揉红了眼眶,无泪哽咽道。

“哇哇哇”侄媳妇想起姑姑当日的警告,悲从心来,悔自脑生,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别哭了,等我这边结束与盟军的大决战,就去找史坦尼斯要个说法。”

丹妮姑姑伤感地安慰俏寡妇。

珊莎却仰起泪洗的素面,哀求道:“丹妮姑姑,您快回来吧,伊耿还没死,他正等着您来救援呢”

“嘎没,没死”丹妮姑姑脸上悲伤的表情差点崩掉。

姑姑怒极,痛斥泪包侄媳妇:“嚎什么嚎,快把话说清楚”

珊莎赶忙收了泪,快速道:“贝勒里恩双眼着火,翅膀也被烧穿,却并非直直砸在地上,而是滑翔坠落。

伊耿有您送他的瓦钢铠,虽被贝勒里恩压在身上,却无致命伤,只把两条腿给扭折了。

偏偏贝勒里恩着陆在佣兵把守的城墙上,与伊耿一起,被史坦尼斯俘虏了。”

“哎,吓我一跳,人没事就行。”丹妮姑姑长松一口气,咧嘴笑了起来,“给二鹿送信,我要赎人,赎金随便开,十万、百万金龙都行。”

“姑姑”珊莎感动得又要哭了。

感动了一会儿,珊莎又道:“姑姑,这么大的事,您还是亲自回来一趟吧”

哎呦,又开始得寸进尺了

丹妮也不说话,只拉开窗帘,把魔镜拖到窗口,对准弥林城外的方向。

弥林大金字塔足足240米高,站在塔顶,弥林周边几十公里的平原、河流、海洋,尽收眼底。

此时,珊莎就透过镜面看到接天连地的营地,旌旗招展,士兵如蚁。

十万大军扑面而来的压力让她远隔万里也脊背发凉,鼻息间似乎闻到皮革与马粪的味道,耳边似听到战鼓擂动、人喊马嘶。

“看到了还有五千象兵不知去了何方,我正在搜寻,但很显然的,过不久这里就有大战发生。”

珊莎无奈道:“要不,派一条巨龙过来小一点的巨龙也行,面对梅丽珊卓,翼龙不顶事啊”

“怎么不顶事火巫术肯定有距离限制,就算是我,也伤害不到一百米外的一只羊,更何况翼龙”

“可当时伊耿距离地面至少三百米啊”

“太夸张了吧”丹妮悚然,“那女人怎么做到的”

“我不知道,”珊莎使劲摇头,“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如何复活的,明明已经被布蕾妮砍掉脑袋,还被梅姬伯爵焚烧尸体,怎么就又活了呢”

“你不知道,就让个知道的人来和我说,提利昂呢”

“提利昂昏迷不醒,都不知能不能活下来。”

“呃”丹妮嘴角扯动几下,这是个好消息,她很想笑,却又生生忍住,问:“他也坠龙了”

“没有,当时他与伊耿一起在半空投弹,贝勒里恩的双眼忽然喷出一串暗红的火焰,提利昂的泰莎却安然无恙。

等伊耿坠落,提利昂还驱使泰莎降落在城墙上,打算把他救回来。

也是那时候,我们才知道梅丽珊卓没死,她大摇大摆走到演武场,对着提利昂虚虚一点手指头,然后提利昂就像被泼了一罐野火,熊熊燃烧起来。

幸好泰莎略通人性,察觉到危险,带着焦糊的提利昂逃回梅姬伯爵的营地。”

“不对呀,”丹妮起了怀疑,“梅丽珊卓能烧坏伊耿的翼龙,没道理伤不了泰莎。当时他们距离多远”

“提利昂与梅丽珊卓大概二十几米吧。”

隔着二十几米,能点燃提利昂,却没把他烧死,这才是正常的火巫术效果。

距离三百米,烧翼龙,简直像天方夜谭。

翼龙的眼睛磨盘那么大,翅膀比最老的牛皮还硬,除非是龙炎当头浇上去。

控火术凝聚的元素火焰最多把肉翼熏黑,让眼睛刺痛,还必须近距离。

“史坦尼斯当日可有举行献祭仪式”丹妮严肃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梅丽珊卓到底是复活的,还是之前压根没死”丹妮又问。

“不晓得。”

“你咋啥都不知道”丹妮姑姑不满道。

侄媳妇也有些不满,“知道这些有什么用赶紧把伊耿救回来才是正理。”

丹妮板起脸,怒斥道:“蠢货,连对方底细都没摸清,你让我去见梅丽珊卓,让我派龙飞回去

你要搞清楚,那是敌人,敌人怎么算计你都不过分。”

“可我不知道啊”珊莎委屈道。

“那就让个知道的人来跟我说。”